信息频道 -> 媒体评论
余永定:俩字,扩张!
发布:2019-12-20    来源:新京报    阅读:1196次   

2019年前三个季度,中国GDP增长速度分别为6.4%、6.2%、6.0%。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要守住增速不低于“6”的底线,也引起经济学界对于“保6”的讨论。

  12月18日,在新京报举办的“看2020财经峰会”现场,余永定再度谈及“保6”时坦言,GDP持续下滑会形成一种悲观的预期,企业家一旦这么看,就不去投资了,经济增长速度就真的下来了。所以,必须要打破这个预期。

  抑制经济增速进一步下滑是重中之重

  为什么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跌?“研究短期经济增长趋势时,是不能够援引长期因素来解释的。”余永定强调,分析短期经济的要点是从GDP的需求方的主要构成部分入手,如消费、投资、政务支出、进出口,分析其对GDP的贡献是多少。

  在余永定看来,过去投资对GDP增长起着非常重大的作用,中国经济增长有两个推动因素——投资和出口。“固定资产投资增长速度、消费增长速度、出口增长速度都在下降,投资增长速度下降最为明显。

  在余永定看来,GDP持续下滑会形成一种悲观的预期,这种预期本身是非常糟糕的,因为一旦企业家这么看的话,就不去投资了。企业家不投资,经济增长速度就真的下来了。所以,必须要打破这个预期。

  此前,余永定明确表示,中国经济要守住增速不低于“6”的底线,学界也就此展开了广泛讨论。余永定强调,面对“加大”的“下行压力”,重中之重应该是抑制经济增速的进一步下滑。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经济增速持续下降到一定程度,所有结构性指标、经营性指标都会恶化。

  应采取更具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

  余永定表示,面临上述问题,“现在要采取更强有力的财政政策,要采取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国的财政状况确实存在很多问题,但比西方大多数国家依然好很多,不搞财政刺激,财政状况反倒会进一步恶化。要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进一步降低利息率。

  余永定以为,在确定经济增长意向性目标时,最好采取“试错”的办法。如果上年的物价上涨率、设备利用率和就业等指标偏低,且不难通过发行国债的方式筹集资金,政府就应该实施更具有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力争使经济增速有所上升。“可以扩张一些就扩张一些,如果不行再退回来,用试错的方法是可行的。”余永定说。

  余永定总结称,在充分考虑到各种制约、不放松结构改革的同时,应采取更具有扩张性的财政、货币政策,使经济增长速度稳定在一个尽可能高的水平上。只有这样,中国经济才能在动荡的世界经济中立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