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争鸣 -> 宏观经济
“肺炎”重创经济后之力挽狂澜
作者:齐韬    时间:2020-02-10    来源:中央财经大学网络学院    阅读:1103次   

 

    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爆发无疑又为正在筑底的中国经济带来了新的创伤,久宅于家中的我们也期待着放飞自我的那一天能够早日到来!

 

    2019年春节假期1周(除夕-正月初六),全国零售及餐饮企业实现销售10,050亿元,假设其中生活基本必需开支占比40%,今年春节假期封闭1周,则损失6,030亿元;假设总共封闭6周,假期后非必需消费降为假期的30%,则6周封闭期共损失GDP15,075亿元。2019一季度GDP213,433亿元,由此疫情损失达7%,并拖累2020全年经济增长至少1.5个百分点,这还未算上旅游、交通运输、电影票房、金融等等,以及后面的投资拉动减损,和疫情期间主动降低开工率、延后开工时间所带来的产值损失......

 

    疫情后,为促进补偿性恢复,也许我们会把重点放在需求和供给两侧同时发力。需求是消费,包括汽车这样的重点耐用消费品,供给则在企业生产水平,以造就供销两旺的局面。数量型宽松不可取,货币已经不少,反有通胀和人民币贬值之虞,但2020年货币政策沿着利率市场化的方向进行多次降息将是极为适当的举措,此举也有利于资本市场逐步修复;同时,财政方向继续降税或加大相关税收优惠力度的措施也非常值得期待,非常时期或可适当容忍预算赤字的规模。

 

    但这些都是常规手段,尚不足以构成力挽狂澜的“大招”——此番疫病流行的受伤部位主要在于消费,直接需求断崖跌落又造成后面投资一时间的失速,对消费拉升的渴望是否可以促使我们把4天工作日(笔者更倾向于4.5天或4.75天)拿回来重新再审视一番……

 

    周末2天比较现实的是城内游和城郊游,而2天以上的假期则能够为城际游创造有利条件。就微观而言,个体消费行为会受到休闲时间拉长和对新休闲空间向往的“激励”,从而产生较之在再熟悉不过的城里面多一些的消费支出。对此,估计很多人已经迫不及待——随着收入的提高,金钱边际效用下降,而休闲与消费带来的效用上升,此时0.5天或者再少一点儿的劳作产出,也许根本抵不过出城两天消费及其乘数效应带来的增加值!

 

由于存在边际效用递减的规律限制,如果只是简单延长消费时间和里程,城际假日经济能够产生的经济增量还是会比较有限,且无法获得更多消费质量上的提升。但可喜的是,从中观层面上看,目前在顶层设计下的“区域系统”里,其他条件正在成熟、完善,没有短板,比如,都市圈整体规划与建设、高速公路与城铁的网络通达,地方上自然和人文经济特色的区隔、绿水青山理念的深入、农村旅游资源的开发,等等。这使得大量人流的涌动可以跨地区相互带动、盘活其他很多地方的要素和资源,提高区域潜在GDP,在更长的时间维度上,促使区域经济出现规模报酬递增的效果。

 

更宏观地看,消费增加促使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这是我们一直在努力的目标,同时也有利于在今后复杂的国际环境中减少对外依赖,于内部稳定住我们的经济大局。经济结构优化进一步讲,不仅是消费体量和GDP占比有所提升,而是鉴于东部渐入成熟阶段,增长率放缓,而欠发达与农村地区却亟待发展市场与生产潜力,周末城际经济的产生实则将正逢其时,将进一步创造新时空以释放东部消费潜力,并带动周边地区发展上至一个新的台阶,从而也起到加快弥合地区差异和二元经济间差距的作用。

 

战胜瘟疫终有时,“放飞自我”挽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