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做好应对新型长期衰退的准备
作者:李扬    单位: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    发布:2020-04-13    阅读:986次   

我准备的题目是做好应对新型长期衰退的准备,任何一次历史上的衰退不能和它直接比。在这样一个总题目下,我想同大家分享五个看法,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说说看法,有时间我们再展开分析。


在说这些看法之前,先说一下我对全球增长前景的看法,我觉得非常不乐观,我为什么要说新型长期衰退呢,我是倾向于问题比较多。


2019年的时候这次疫情大规模的冲击发生之前,全球经济已经不好了,结果屋漏又遭连夜雨,冠状病毒汹汹而来,把整个经济的运行都扭转了一个轨道,所以这个问题是比较大的。


现在我们面临的冲击是非常全面的,我大概概括7方面的冲击,需求冲击、供应冲击、金融冲击、生命损失的冲击、劳动力市场的冲击、中小企业破产的冲击以及全球产业链冲击。


面对这么全面的冲击,所有这些冲击都不是很容易应对的,因此我觉得全球经济增长和全球经济增长都不容乐观,都要非常大的努力才强,这是一个背景。


1、疫情经济学的三个要点


在这个背景下我想同大家分享五个看法,第一个看法,做研究,现在大家做分析的时候其实背后都有理论框架,我觉得分析当前的问题需要统一一下,究竟怎样一个分析框架是最合适的,我琢磨来琢磨去,也看了一些东西,觉得疫情经济学可能是适合分析当前情况的一个理论架构,也就是说它非常有针对性。


我概括一下,疫情经济学三个要点、一个结论。


第一个要点,是所有的措施等等都是以疫情能够得到控制为它的基本前提,这和其他的不一样,你必须把疫情控制,否则人不能存活,这是疫情经济学一个很大的不同,无非就是快一点慢一点。


第二,有这样一个不可更改的前提,所以经济衰退就成为了应对新冠疫情的一项公共卫生措施,经济学和疫情就连在一起了,因为我们现在控制疫情的措施或者阻碍了人们的工作或者阻碍了人们的生活,两端都在冲击,使得情况越来越复杂了,而且使得衰退成为抗疫情的对策。


第三,如果疫情延续时间的长短,如果时间足够长,那么有很多产业链的断裂将永远不可修复,疫情会使得整个经济的列车给你挤出原有的轨道,另辟蹊径,也许这个蹊径是更小更泥泞的道路,我们要准备有一些永远回不来了,现在有很多调查,比如三个月如何如何,很多东西就接不上了,永远消失了。


如果有些供应永远消失,大家知道在经济循环中供应需求是循环往复的,有供应,我们用商品生产商品,说的是这样一个关系,供需双方都可能会萎缩,这是三个要点。


结论是什么呢,结论是稳步防控疫情的同时,要防止经济的过度衰退。

有一个话要让灯一直亮着,我们最近跟很多人讨论这个问题,国内前一段时间有些地方沿海地区迅速复工,用电量也上去了,但是复工不复产,我说复工不复产也好,灯亮着说明单位还在人还在,大家希望还在,也就是说,在疫情情况下我们不要指望马上来刺激经济,而是要维持原来的大家活下来,活下来总有希望。


我觉得恢复正常的信心,维持着一些正常的运转,维持人们的生命,这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这个可以成为我们分析当前问题的一个理论框架。


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4月9号美联储的声明,美联储的声明很有意思,他说当前最优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公共卫生危机,职责是在此经济受限时期行使所有权利,采取的措施要积极主动甚至有攻击性,确保经济在疫情结束后能够强有力复苏。


外界对他的解读很多,2万多亿,再加2万多亿,他的资产负债表一个月内已经扩张了1.8万亿,虽然有了很多措施,很多措施没落实,大家有很多的解释,美联储说我现在做的是让经济不要停下来,使得等到疫情结束之后能够迅速的复苏,这个是需要我们注意的,这是第一点。


2、现在需要大量的就业机会


第二点,既然讲到了用疫情经济学来分析问题,对策的要点是什么,我概括三句话,就业优先、生存为要、突出民生。


我们一切要保证就业,要保证企业生存,要使得民生不至于受到太大的损害,还是前面的结论能够推演下来的。


内容很多了,具体到中国有几个要点需要特别强调,第一个小微企业的问题,我们看到疫情还在蔓延的过程中,党中央各省市自治区都采取了非常多的措施,但是客观的说效果不好,往前追溯前几年关于中小企业的措施不可谓不多,但是效果都不好。


这里面有两类问题,一个问题是制度问题、意识形态问题,大家经过调查都知道中小微企业在中国不能发展,中小微企业大多数是民营企业,它真正的制度带来那样一些玻璃门旋转门的障碍事实上是存在的。


第二是技术上的问题。中小微企业,我们后面会进一步讲,现在他要的是什么,你大量的给他贷款,活都活不下去了,你给我付的利息,尽管利息很低,给我一个债务,我要它干什么呢,所以在救助中小微企业的方式上我们也需要考虑。


第二,总体来说我们需要推行以各种赈灾为基本性质的公共工程,现在大家老基建、新基建说得很多,都很重要,但是我们觉得在这个时候采取措施一定要明确你是要干什么。


说真的,现在需要的是大量的就业问题,大家知道几亿农民工,等到稍微解禁就能感觉到大家都没有工作,怎么办?这个时候公共工程,而且以赈灾为基本取向的公共工程是我们要做的主要方向。


我大致列了一下五个领域,一国土整治,最高领导人几年前有非常精彩的讨论,他在讨论产能过剩的时候就说到了国土整治问题,都说产能过剩,这些东西如果用在国土整治不刚好吗,需要制度安排。


第二基建,特别是新基建关乎未来中国的发展。


第三城乡一体化,乡村振兴战略,我不提城市化,城乡一体化,土地为核心的城乡一体化,乡村振兴。


第四在城市里以公共卫生和防御为核心的城市基础设施建设。这次疫情中我们都知道一个数字,新加坡600多万人,800多个发热门诊,上海2千多万人,730多家发热门诊,北京比他们还要少,这个是基础设施,这是一个例子,我觉得这次疫情让我们可以彻底的反思一下,我们在这方面有哪样明显的短板可以去做。


第五就是各种类型的教育,2019年世界银行有一个报告就是工作性质的改变,这个报告非常重要,它就指出了今后大家都打零工,因为新技术的变化、需求结构的变化,未来适应这种变化需要大规模的各种类型的教育,这也是我们需要做的,这是第二个同大家分享的。


3、债务是最大的问题


第三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由于时间关系我不想说太多了。财政要做的事很多,我同意减税、给大家补贴等等,都是对的,但是现在问题是需要财政花钱的时候财政没钱了。


大家已经看到去年全国统计的28个省市自治区大部分的财政收入是下降的。今年2月份的数字出来了,28个省市自治区只有浙江和云南是正增长,其他全是负增长,现在恰恰需要支出需要用钱没钱了。


筹资的问题是一个最突出的问题,无米之炊,筹资现在看起来没有别的路,就是债务融资,我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做了很多的研究,债务融资可以是赤字债务融资,也可以是非赤字融资,像项目债其实就是非赤字融资,赤字融资是用来弥补政府的公共性消费性支出的,而非赤字性的融资可以是项目,可能会产生现金流或者产生政策收益能够积累资产的。


我觉得现在要认真考虑政府债务的问题,我看到我们有关部门已经开了这个口子,但是在开这个口子的时候,我希望建立稳定的规范化的债务管理的机制,债务说实话是最大的问题,我们现在不得不开这条路,但是对这条路一定要管好,这是财政。


金融应当说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我简单分析一下,总量上我主张比较快地把利率降下来。货币信贷的供应也要增加,我们不必说世界上都在放水都在零利率,我独自保持了一种状态,其实没有必要,因为我们现在已经需要了。


现在说实话,从全世界来看货币政策的效力已经不是直接刺激经济如何如何,而是为经济的恢复创造一个合适的货币金融条件,让大家知道现在赤字了我要干我就有钱,要干而且这个钱没有成本,要造成这个结果,我觉得我们这个要考虑。


我觉得结构上有这样三个要点,第一个要点,对中小企业要增加投资减少贷款,前面说了中小企业活都活不下了,你给他贷款他怎么能要啊,这个事情以前我们也多多地说过,如今应该认真考虑了,应该考虑给中小企业投资的问题,需要建立机构,需要建立一些安排,这是第一。


第二,要发展各种各样的政策性金融业务,不一定是征信金融业务,但是政策性金融业务还是要做的。


第三应该改造现有的中小金融机构,让他们能够满足中小企业筹集债务资金、筹集权益资金的需求,也就是说要按照这样一个目标整治一下。


关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配合问题,我还要讲一个配合的问题,我作为理论研究的,对危机特别关注,因为我们社会科学是不能做实验的,所以任何一次危机,它用最极端的方式把最深层的因素都揭示给你看,所以要特别注意,要注意到什么呢?


注意在危机深重的情况下财政金融实际上是一家,而且总体来说财政需求决定了金融的走势。


在这个意义上,最近几年讨论了很多的MMT现代货币理论,它在相当程度上是正确的,世界各国都说我们都是它的信奉者。我无意对这个事情做什么结论,而是需要注意。债务的货币化机制,这个时候正是要讨论的时候。


第四,我们准备在高债务下生活,不要多说了,朱民说得很多,疫情之前我做过很多研究,也有好几场专场演说关于债务的问题。


现在债务是一个我们摆脱不了的东西了,不要再指望债务会减少,债务我们摆脱不了。


现在经济和金融的关系会越来越疏远,债务多了有暗含着一个意思,大量的金融服务,大量的货币服务,而不去服务实体经济,这种情况我们一定要承认它,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偏离是一个事实。


同时我们也要注意这个经济的波动很可能是金融在运行,而不是实体经济发生了什么问题,当然现在实体经济也发生问题了,金融发生问题,实体发生问题,交织发生问题,问题就大了。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知道这次疫情大家互相隔绝开来了,对当前的局面要有底线思维,最近中央政治局的会议说得很好,要准备长期斗争,对疫情做好长期准备,而且突出了底线思维,我刚刚的这些分析就是体现底线思维。

(本文系作者4月10日在参加“疫情下的全球经济信心指数发布”线上论坛时发表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