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产业经济
对最近房市回暖不宜过度解读
作者:刘元春    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发布:2020-04-23    阅读:3263次   
中国一季度GDP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下降6.8%,优于市场预期,这说明3月复工复产的进展不错,我们采取的一系列对冲政策是恰当的。我们利用-6.8%的增长速度换来了整个疫情管控的大胜利,应当说这个成本是较小的。

目前来看,美国疫情虽然在3月中下旬才开始暴发,但一季度的GDP环比增速可能在-5%到-10%,二季度可能达到-30%左右。全世界二季度的GDP负增长率可能也会超过约6、7个百分点。
因此,从各个国家疫情防控对经济的影响来看,中国一季度的代价实际是相对较小的。这也说明了中国以人民为中心、生命至上的理念是正确的,虽然在短期付出了较大的经济代价,但是总体来看,它的成本收益比是最低的。
二季度经济形势比一季度要好得多,但仍面临巨大的挑战
在经济全球化的条件下,中国经济不可能不受世界疫情暴发和世界经济全面回落的冲击,并且冲击的力度还会非常大。但是,最近我们对外部经济的冲击已经做了一系列部署,特别是从3月18日到4月8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都进行了专门研究,对于世界疫情的暴发以及世界经济因疫情和疫情治理而出现的全面下滑的局面进行了研判,提出了“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相关部门也出台系列稳外贸稳外资的政策,政府也进一步加大宏观经济调控力度,未来还会出台一揽子宏观政策措施来促进复工复产、促进中国经济循环的常态化,对冲外部经济的冲击。因此,二季度整个经济形势肯定比一季度停摆状态下的状况要好,会有根本性的差别。
但是,我们的确也面临巨大的新挑战。第一,从复工复产到经济循环的常态化可能还需要进一步的政策加码。第二,外部的冲击很强劲,但同时它的“度”还存在强烈的不确定性。第三,外部冲击不仅局限在某个月,甚至某个季度,它可能会随着不同国家疫情高峰期的到来,产生一波接连一波的状况,所以必须要有一个中长期的防控基础。另外,在外部冲击和疫情的双重压力下,一些传统的下行压力和结构性问题还会进一步演化。因此,二季度我们面临的压力还是比较大。
如何促进企业复产?
第一,在供给端复工复产之后,要同时给予需求的刺激和扩张,使复工复产的企业有充分的市场需求和充分的订单,从而在供求两端产生推动力,产生破局效应,使经济循环能够快速常态化,并且产生内生的自我循环的动力。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键点。
第二,应对外部冲击,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内外贸一体化,使一部分外向型企业的市场向内需进行转化。此外,要进一步改善我们的供应链,改善整个出口链条和出口市场,使其多元化并更具有弹性,而不能简单地绑定在欧美大国上。
第三,更重要的是,对于一些受到严重冲击的企业和区域要进行重点救助。通过补贴和一些贷款扶持,保持其在疫情后的自我恢复能力。国家要在救助上进一步加大力度,不要简单化。这些举措应该纳入到一揽子宏观政策的顶层设计和全面规划上。
有效需求的刺激不是“某一驾马车”就能够拉动的,应该是“三驾马车”同时发力
需求扩张包括几大方面。消费、投资、出口这“三驾马车”都要发力。因为这是一次超级冲击,不是一个单层次的冲击,不能像原来一说扩张需求就是扩张投资,消费端也很重要。消费端不仅仅是让老百姓去买东西,更重要的是让老百姓的收入稳定。我们要认识到中国消费的拉动60%多是靠私人消费,还有30%是靠公共消费。因此,公共消费的力度也要加大。
所以,有效需求的刺激不是“某一驾马车”就能够拉动的,应该是“三驾马车”同时发力。这一次我们很多政策要超常规,而不是简单地按照原来的思路来进行处理。
直接给居民发钱刺激消费是可以的。疫情中受到冲击比较大的群体,第一是农民工,第二是非规范的就业者,第三是小业主和工商个体户,第四是小微企业。这些人群的收入也会受到很大冲击。因此,对低收入人群和受到重大冲击的一些人群进行适度的收入补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这样做既能稳定整个社会情绪,又能有效刺激需求,还能够对过去收入分配的不平衡起到一个相对平衡的作用,脱贫攻坚也可以在这个过程中强化。
这是一举几得的好方法。不过,直接给老百姓发钱需要政府有比较雄厚的财力,同时要超越于传统的一些方法——原来是政府搞建设来刺激经济,这一次是让民众自发刺激经济。
房地产政策出现全面放松的概率很小
我们不能用刺激楼市的方法来走出困局。如果楼市过度泡沫化,它虽然在短期能解决经济低迷的问题,但是这种模式无疑是饮鸩止渴。
国家已经进行了战略性研判,一再重申住房不是用来炒的,而是用来住的,要回归它的基本功能,同时要坚持“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三稳政策,坚持“因城施政”的政策导向。这些都没有变化。
但目前来看,“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并不意味着整个房地产市场没有一定的波动。局部区域出现一些房价上扬或房价低迷的结构性变化,属于正常状态。在政策层面上,要防止房地产出现过度的系统性下滑。
所以,一季度,特别是3月份,房地产市场出现一些回暖迹象,实际上对于宏观经济非常有利。同时,由于70个大中型城市的房价同比和环比都在可控范围内,因此,这是房地产市场正常的回暖,不必过度大惊小怪。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国家已经对很多城市的一些政策进行了纠偏。房地产政策出现全面放松的概率应该很小,但是在一些局部区域进行微调也属于正常,这里可能不宜过度解读
未来经济增长路径将会是一个强劲的“不对称V型反弹”
中国经济底部2月已经显现,然后是复工复产;再下一步,是让经济循环实现常态化;再下一步,我们实行保增长、保目标的一些措施,可能会使二季度经济摆脱负增长,步入正增长状态。
如果今年三、四季度,世界疫情得到相对有效的控制,中国经济应该会在一揽子宏观政策作用下出现较快复苏。因为疫情如果持续时间不是太长、不会反复出现,它对于经济系统的基本面不会有实质性损害,经济若在停摆之后重启,会产生强劲的复苏。因此,我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态势将会是一个“不对称的V型”。去年的经济增长速度是6.1%,目前最低的底部是-6.8%,那么到了下半年,我们经济增长的速度可能会加速到8%左右的状况,明年季度增速可能会达到9%。
当然,大家也要认识到,疫情的不确定性、疫情的进展决定了经济复苏的节奏和幅度。所以,这个“不对称的V型”在未来依然面临很多不确定性。这实际上是国家要在政策制定过程中充分考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