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建议2万亿里拿出部分给农村低收入户发现金
作者:姚洋    单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发布:2020-06-15    阅读:1019次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解读一下总理工作报告里头关于今年经济形势以及政府的一些措施。

  大家知道这次疫情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冲击是非常大的,第一季度我们的经济增长率是负的6.8%,这是改革开放以来前所未有的。4月份的经济增长率仍然是在负的区间,恐怕是负的3%到负的4%。5月份我看了一下数据,大体上仍然是在负增长的区间。6月份有可能能转正。所以,我们这样算下来,上半年经济增长肯定都是负的。在这个背景下,我们两会召开,总理在工作报告里头对于怎么搞好今年的经济工作做了非常简短但是非常翔实的说明。

  我觉得这个报告的一些措施都说到点子上,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先要回顾一下就是我们这一次的经济下行和以往的经济下行有什么不同。我们知道中国经济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里头有过几次起伏,那么最大的两次就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还有全球金融危机之后。

  特别是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我们的经济进入了3到5年的通缩的阶段,但是即使在那样的一个阶段里头,我们的消费,还有老百姓(90.410, 8.22, 10.00%)的收入都没有出现负增长,唯一出现负增长的就是我们的投资。在那样的经济下行下,投资出现负增长,是因为大家对未来看不清,所以大家都不愿意投资了。在那种情况下,你要提振经济,其实是比较简单一点,那就是怎么把大家的投资积极性调动起来。所以,我们常规操作就是让地方政府搞投资。

  另一方面,我们的货币宽松一些,然后把这个实际利率压低一些,这样大家对未来的信心更强烈一些,大家把投资搞上去,那么我们的经济就可以复苏。但是这一次不一样,因为这一次主要的经济下行的推手,特别是疫情结束之后,是消费的不足。我们第一季度社会商品零售额下降19%,是各项指标里边下降最多的,4月份仍然是负的增长,5月份本来大家期待“红五月”,大家消费会上来,的的确确我们把这个负增长的坑给填上了,但是仍然没有实现正增长。6月份我们大概才可能实现一个消费的正的增长。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总理工作报告里头他提的一些措施比较得对症下药。我们知道今年国家的债务水平,中央级别的要提升一万亿,然后再发一万亿的特别国债。地方再增加1.6万亿的专项债,这样今年就新增了3.6万亿的债务。去年的债务水平大概是5万亿。所以,今年我们总共要发8万亿以上的债务。

  有很多人说债务规模是不是足够?我觉得还是处在一个合理的区间。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怎么来用这个新发的这些国债,当然专项债主要是用于地方政府一些专项项目,主要是投资。所以,我们投资也要搞,但是这一次不仅仅要搞投资,而是我们要加强民生保障和就业保障。

  民生保障和就业保障我觉得有两方面作用,一方面是直接的救助。这一次我们知道失业的人还是非常多的,统计局给出来的失业率还在提高。全年要控制在6%的范围内其实不是那么很容易实现。总理报告上说要新增加900万的新增就业岗位,但是我们知道我们的大学毕业生就是870万,所以这个新增的900万,基本上是保大学生就业的。我们还有很多失业的人,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之所以还没有提从农村到城市来打工的那些人,他们是不统计进我们城市失业的,这部分人口数量也不小,我看到的数据大概是2500万左右。所以,保民生应该是第一位的。

  另外一个就是要保就业。这两个实际上是联系在一起。你没有就业,你要保民生就是纯粹的救助。如果有了就业,那么民生也是容易保。

  总理在答记者问的时候提到我们国家还有6亿人口的月均收入没有超过1000块钱,其实这个数据对于我们这种经济学家来说,早就知道,因为北京大学是有一个中国家庭跟踪调查,我们从2010年就收集数据,每隔两年我们收集一次。所以,这样的数据,我在7、8年前就已经看到。我给我们的MBA的学生每周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的学生都不相信,我们的国家怎么还有那么多的穷人?事实上我觉得总理的数据是比较准确的。

  我们知道一旦经济下行,受影响最大的实际上是我们的低收入人群,不是高收入人群。所以,所谓的保民生,所谓的保就业,其实就是保我们收入水平比较低的那些人的民生、那些人的就业。因为高收入的人不用去保,因为他没有失去工作,就像我们这种所谓吃皇粮的人,我们不需要到学校去上班,我们坐在家里头,坐在电脑前,我也可以给学生上课,我的工作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所以,我觉得要从这样的一个角度去理解总理工作报告里头关于新增的一万亿的特别国债还有一万亿的中央国债的用途,他说得很明确,他列了大概5、6个用途。前两位就是民生、就业,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石二鸟”。保了民生了,大家有了收入了,那么你的消费才会提高起来。消费提高起来了,那么整个经济就有了源头活水,那么它就会转起来。我们在经济下行的时候一定要找准这个目标,要对症下药,只要你找准了这个目标,对症下药,那么经济就会活起来,就会转起来。在这里我想消费是一个龙头。

  有了这个,我们来看一下政府采取的一些措施。总理说得很清楚,这两万亿的新增国债要直接用到县市去,省里头是过路财神,你不能给它截留,这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以前是把钱先分到省里头,省里再去分吧,这次要保民生、保就业,直接达到县市。我看到很多城市已经动起来了,做得还是非常好的。

  我特别讲两点,一个是消费券,一个是地摊经济。消费券大概是杭州做得比较早,杭州一开始发了十几亿的消费券,效果非常好。根据我们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团队的研究,1块钱的消费券可以带动3.5元到5元的新增消费。他们也做了广西的研究,广西也发消费券,广西的消费券,1块钱消费券可以带动5到7块钱新增消费,更强大。北京在昨天还是前天也发布了消费券的消息,政府要拿出100亿消费券,而且要求各个平台,你只要参加了,你再拿出10%的折扣来。如果这样做下来,实际上这个刺激就是200亿。如果按照杭州的最低的规模来说,那也可以带动700亿消费。光北京就可以带动700亿的消费。我觉得这个是直接对症下药的一个办法。

  但是我想这个消费券的发放还需要讲究一些方式方法,我们现在基本上是靠抢红包的形式,北京就是你到京东自己去抢去。我想比较好的一个办法还是抽签的办法,你抽中了一次的人下次就不抽了,基本上你抽了三四回,基本上大家都抽到了,这是一个比较公平的办法。因为消费券主要是惠及中产阶级,应该有一个广度性,否则如果你抢,他就会谁的时间多他就会去抢,可能会出现不太好的现象,大家为了去抢这个消费券,好像就到网上去有点“打架”的意思,和抽签相比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另外,我们还要注意,参加的商店一定要分布比较广,而且应该是和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的这些商店。我看了一下北京市这次发的消费券,参加消费券的这些商店基本上是普通老百姓日常消费要去的地方,这就非常好。因为需要这个消费券的老百姓都是收入比较低的,他们拿了钱应该去满足他们日常的消费,不要把这个消费券就给那些高档商场,高档商场拿了这个去打折,那你不补贴了富人?这是第一,消费券。

  关于地摊经济,地摊经济从成都开始,对于缓解就业压力作用非常大。总理去山东调研又提到地摊经济,他特别提到要让我们的城市要有烟火气。这一点我是特别特别赞同。

  我们现在的城市建设,从一开始规划开始到我们的管理,我们的城市太“干净”了,这是我们一个城市向来的规划,你走到这个城市,千城一面,我们的很多城市,包括我的家乡西安市,在老城区里城墙内部搞一个巨大的现代化的商场,原来的骡马市全给拆掉了,就觉得那个不高大上,都跟地摊经济似的。但是搞得我们的城市就没有活力了,没有人间烟火气了。

  什么叫人间烟火气呢?就是你走在这个街上感觉是欣欣向荣的,生龙活虎的,有生活气息的。为什么大家“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幢房”呢?因为你生活在浦西,走出家门街上就有商店,晚上去散散步,东看看,西看看,你觉得这个餐馆挺好,你觉得这个咖啡吧或者是水吧挺好,我去喝一点,慢慢地我跟这个街上的店主们都熟悉了,人们的温度就来了,城市就有温度。我们的城市,特别是北方的城市,已经变得冰冰冷冷,没有任何温度了。

  我觉得我们能不能趁着这一次,因为鼓励这个地摊经济来制造就业,那今后我们就不要再搞这种太“干净”的城市化,我们能不能有一个长效化的机制,让地摊经济长期存在下去?当然了不要误解我,好像我说随便你找个地方就摆摊,然后就开始卖东西,这样也不行,这样会影响交通。

  但是你可以指定地点,北京市现在就开始指定地点,说哪些地方能去摆。怎么样避免以前的那种管理呢?管不好。我觉得要借鉴人家发达国家的经验,发达国家反正我走过的城市都有地摊,但是那种地摊是有管理的地摊。我知道纽约的地摊是拍卖的,划定区域来拍卖。你想,如果有一个人他花了钱,花了几万块钱甚至十万块钱,我相信在好的地段,一个地摊拍出了十万块钱是能拍出来的。花了那么多钱,他就会仔细地去经营。他要是不满足卫生要求你就可以罚他,你甚至可以把他停了。花了钱,他就会珍惜自己这份产权。

  大家也可能说“那我们这些穷人,没有钱去参加拍卖。”不要紧,你可以拿出一些摊位来说我抽签,收入低于一定的水平你就可以来抽签,抽中了你就可以摆摊。这是国家的一项服务,我也不收你的费用。其实你要一开始收了摊租费,你就不需要收多少税了,你就收一个年检的一点点费就行了。这是人家发达国家做的。

  还有一种就是要定时做。我走过很多城市,在那个繁华的地段,到了周末就给封起来,就搞农贸市场。那么发达的国家,人家也搞农贸市场。我们现在北京还有上海这些城市,把农贸市场统统取消,变得很干净,但是老百姓生活非常得不方便。我们能不能也学人家,就在周末的时候你把一些路段给截断,大家可以来摆摊,当然人多了你就开始要管理了,你也可以采用拍卖的形式把这些摊位都拍卖出去,生活味道就回来了,而且也提供了非常多的就业。

  所以,我觉得这个管理和所谓的地摊经济是不矛盾的,关键是我们的地方政府是不是能够转变观念,能不能认识到地摊经济是城市的一部分,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以上我解读总理的工作报告,我还希望补充两点。

  一个是关于发给穷人现金的问题。发这个消费券,现在很多城市不论户籍制度,我觉得非常好,北京是没提户籍,只要你在北京居住就可以,我觉得他可能是根据手机的信息来定。这就非常好,没有地域歧视了。但是还有一部分人他没有工作,他是从农村来的,失业了,那怎么办?还有一些就沉淀在农村了,因为疫情过后,他也没有再回到城市,他们的生计都没有着落。我们知道在中西部的农村地区就业更加困难,所以,我还是要建议说这两万亿里头能不能拿出一部分钱来,给这些低收入户直接是发放现金,缓解他们的生活困难压力,同时也刺激消费。不要误解说一发现金,他就存到银行里头,你可以跟消费券一样管理,他不用,这个钱就存不成,你发一个电子货币给他,他不可能拿着电子货币再去存到银行去,他必须花掉,所以又是一石二鸟的办法。

  我想我们千万不能忘记我们国家还有巨大的城乡差别,总理说的那6亿人里头,我告诉大家,恐怕有4亿多人实际上是在农村地区。中国的低收入人口仍然是在农村地区,大家不要忘记了这个。

  第二方面,我们知道受疫情冲击的影响,我们的很多小商店都关门了。总理说了“9000万”的概念,说个体工商户再加上这些小微企业是有9000万户,创造了我们城市就业的一半。但是我们国家发展研究院和腾讯一起做的一个研究,就发现我们的个体工商户本身就超过了9000多万,我们以前估计是6000多万,实际情况就是9000多万。加上小微企业,恐怕总数要超过1亿多,他们提供了我们就业的主体。

  我们不要一提就业就想到大企业,事实上我们就业的主体,而且是容易搞的一部分,提高就业的主体是我们的小微企业。我想地方政府应该好好想一想,怎么让这些小微企业尽快地恢复起来。比如说街上有关门的门面房,能不能快速地招商引资,你给它一些优惠,免它三个月的房租,所谓“免”就是政府帮它交三个月的房租。同时免交各种税费半年,先让它活起来,把就业搞起来。真正搞起来,大家有收入了,然后消费就上去了。消费一上去,整个经济的源头活水就来了。过了今年,经济恢复了,大家的生意也稳定了,你再回过头来去收税、收费。

  这是我提的在总理工作报告之外的两点建议。

  总之我想说,今年的经济增长的态势还是非常严峻的,中央政府层面把工作的重点放在保民生、保就业这方面是一石二鸟的做法,只要我们各级政府坚持这个方向做下去,今年的“六保”工作还有我们的经济增长工作都能够做得很好。

  我就说到这里,谢谢大家。

(本文系作者2020年6月8日在新浪财经云端峰会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