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冲击和矛盾不改我国经济长期向好基本趋势
作者:刘伟    单位:中国人民大学    发布:2020-09-10    阅读:787次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参加政协经济界别联组会时发表的重要讲话,对经济形势作出科学深刻的分析,提出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更加坚定了我们战胜疫情冲击、实现决胜全面小康社会经济发展目标、打赢脱贫攻坚等三大战役、圆满完成“十三五”收官的信心。只要注意发挥区域优势,落实主体功能区战略,我国快速健康发展必然更具可持续性。

图为东北振兴战略中的大连港大窑湾集装箱码头。


    冷静科学分析我国经济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联组会上指出的,我国经济正面临着结构性、体制性、周期性问题相互交织所带来的困难和挑战,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目前我国经济运行面临较大压力。我国经济发展在疫情冲击下面临严重的困难,本来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长速度进入换挡期,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潜在经济增长率进入持续下滑期,“三期叠加”的矛盾效应突显,转换经济增长动力进入攻坚期,体制性和周期性矛盾交织,进入2020年又突发疫情冲击,进一步加剧了各方面的矛盾。同时国际经济进入深度低速,在疫情全球蔓延的状态下,世界经济进入负增长已成定局,对我国经济不仅会产生严重的“倒灌”冲击,而且冲击程度会有多大,仍有极大的不确定性。从我国今年一季度的经济数据看,GDP增长为-6.8%,是改革开放以来季度增长最低水平,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9%,固定资产投资需求同比下降16.1%,需求疲软态势严重加深。今年2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6.2%,到3月份仍高达5.9%,失业压力明显增大。在工业生产者出厂价降幅持续扩大的同时,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4.9%,虽然3月份之后涨幅有所收窄,但仍在较高水平,进一步加剧了“滞胀”风险。除这些周期性、总量性的负面冲击外,一系列结构性矛盾在疫情影响下也急剧加深,市场主体尤其是中小微企业承受压力上升,产业链供应链断裂风险增大,供给侧产业链供应链与需求侧断裂并行的风险增大,国内产业链供应链与国际市场间衔接也在多方面面临断裂风险上升的趋势,等等。可以说,中国经济增长面临改革开放以来最为严重的困难和严峻的挑战。对于这种形势,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了冷静而又科学的分析。


    冲击和矛盾不改我国经济长期向好基本趋势


    必须坚持用全面、辩证、长远的眼光看待当前的困难、风险、挑战,努力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坚定地指出,这些冲击和矛盾并不能根本改变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
    从发展阶段看,我们正处于上中等收入阶段向高收入阶段快速成长期,处于工业化、信息化、农业现代化快速发展期。虽然我国GDP总量已达99.1万亿元,人均GDP水平已超过1万美元,但我们仍然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当代发展中国家,人均GDP水平还未达到世界平均水平,与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人均4.1万美元)更是差距明显,跨越高收入的门槛还要进行艰苦努力,因此我国经济在成长阶段上仍处快速发展期。
    从发展空间上看,我国作为发展中大国不仅幅员广阔,而且区域之间资源禀赋的多样性、发展水平的差异性、发展状态的多元性等方面特征显著,从而使得经济成长具有区域间的梯度推进效应,即发展中大国的梯度效应。只要我国注意发挥区域优势,落实主体功能区战略,切实推动西部大开发、东北振兴、中部崛起、东部率先发展战略,努力培育长江经济带、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黄河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等新的区域性发展极,我国快速健康发展必然可以更具持续性。
    从发展基础上看,我国有长期累积的资本投入,物质资本积累较雄厚,基础设施建设取得显著进展,仅铁路营业里程就达13.9万公里,其中高铁已达3.5万公里;人力资本积累规模可观,仅受过高等教育和有专业技能的人才就已达1.7亿;拥有联合国划分的41个大类、666个小类的全部工业制造业门类,自2015年起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工业制造业规模最大的国家,拥有强大的工业制造业生产能力和配套能力;我们有巨大的国内消费市场,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超过40万亿,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国内消费品零售市场,而且我国城乡居民可支配收入与经济增长基本同步,总体提升水平与经济增长协调,已经形成4亿多人的中等收入阶层。特别是伴随决胜全面小康决战脱贫攻坚目标的实现,共同富裕水平进一步提高,必将进一步支撑消费市场;我们拥有8.5亿的城市化人口,城镇化率已突破60%,并且今后30年里仍有30%的人口要实现城镇化,年均1400万人左右,对城镇基础设施建设等多方的投资需求和对消费结构、水平的升级和提高都会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我们不仅有韧性和潜力,而且有能力把这些潜力转化为现实。一方面,我们政策工具多。在宏观工具上不仅有通常的财政、货币政策,而且有规划、区域、产业政策等;在微观工具上不仅有价格、市场监管等手段,而且有国有企业的雄厚微观基础。同时宏观政策调控空间大,在前期应对经济下行,我们没有采取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为应对疫情冲击进一步加大政策力度预留了较充足的空间。另一方面,我们拥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体制优势,在运行机制上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的统一,使对经济增长波动性的控制力和宏观逆周期调节的有效性更有体制条件。事实上,无论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还是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我国经济波动程度均较低,摆脱危机影响较快,危机后实现持续健康增长最显著。本次应对疫情冲击,在复工复产方面我们又走在世界的前面,果决的防疫不仅有效地保卫了人民生命安全和健康,而且赢得了恢复经济常态的主动。这得益于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强大的政治、经济优势。
    疫情冲击阻挡不住我们实现决胜全面小康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一切艰难险阻都不可能打断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进程。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树立新发展理念,推动发展方式根本转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以“稳中求进”为工作总基调推进各方面战略举措实施,必定能够夺取防疫和经济发展的全面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