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金融与外贸
推动中国资本市场从局部管道式开放向全面制度型开放转变
作者:方星海    单位:中国证监会    发布:2020-10-27    阅读:689次   

我根据这次峰会的主题,就资本市场开放谈几点看法。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深圳经济特征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明确指出:“新发展格局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要求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这是基于国际形势的深刻变化和我国巨大型经济体的实际而做出的重大判断,必将对我国今后的发展起到十分重要的引领作用,但这与促进畅通国际循环并不矛盾。新发展格局要求把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和完备产业体系优势,与利用好境内境外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更有效地结合起来。要做到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关键是打通循环中的各种堵点,使得两个循环都畅通起来。扩大资本市场开放,对于打通我国金融体系中的堵点,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促进形成新发展格局具有重要意义。

第一,扩大资本市场开放,有利于促进国内国际循环的顺畅对接。畅通经济循环在构建新发展格局中至关重要。资本市场交易活跃,价格信号灵敏,能够有效引导要素跨区域、跨行业流动,促进供给与需求的加速实现平衡。扩大资本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推动要素资源的全球优化配置,能够促进内需和外需、进口和出口、引进外资和对外投资协调发展,更好发挥国内国际两个市场的叠加优势。

第二,扩大资本市场开放,有利于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适配性。构建新发展格局,对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特别是,中国已经涌现出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影响力的企业,境外跨国企业在我国有广泛布局,它们的生产经营与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深度融合,而且还会在双循环相互促进的过程中持续深化。金融业包括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必须加快适应高水平开放经济体制需要,做好本土深耕和国际拓展的结合,为实体企业提供更全链条、更高质量、更多元化的跨境金融服务。

第三,扩大开放,有利于资本市场自身的高质量发展。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现代化建设不断取得新成就的重要法宝。实践证明,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尽管短期会对内资金融机构带来一定的竞争压力,但从长远来看,通过主动学习借鉴国际同业先进的经营理念、管理制度、产品服务和风险手段,能够推动行业深化内部改革,提升经营管理效率和专业化水平,促进行业机构在良性竞合中做优做强。开放引入成熟的境外机构投资者,提高了我国资本市场的定价效率,增强了资本市场的活力和韧性。从市场监管的角度来看,开放也是我们学习借鉴国际经验的重要途径,有利于监管理念、监管标准和市场制度规则的不断完善。

中国资本市场建立30年来,始终坚持开放合作的原则和方向。特别是近年来,在国务院金融委的统一指挥协调下,我们稳步推进市场、产品、机构的全方位开放,沪深港通机制持续优化,A股纳入国际主要指数,沪伦通试点稳步扩大,QFII/RQFII规则修订发布;ETF互联互通逐步拓展,多个期货品种对境外投资者开放;证券期货机构外资股比限制提前全面放开。外资参与中国资本市场的便利性不断提升,参与程度不断深化。2018年以来,外资机构投资者持有A股占比显著提高,这充分体现了全球投资者对A股和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认可,为有效应对疫情冲击、保持市场稳健运行发挥了积极作用。我们将站在新的起点上,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方向,在稳步放开跨境投融资限制的同时,更加注重制度规则的深层次对接,不断增强政策的可预期性和稳定性,推动中国资本市场从局部管道式开放向全面制度型开放转变。

第一,继续推进市场和产品开放。在现有沪深港通、QFIIRQFII、ETF互联互通等方式基础上,研究推出更多外资参与境内市场的渠道和方式。着力解决国际投资者有关顾虑,提高A股在明晟等国际指数中的纳入比例。研究完善沪伦通制度,使其覆盖欧洲主要资本市场。拓展交易所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直接入市渠道。进一步扩大期货品种对外开放范围,更好满足境外实体企业和投资机构风险管理需求。制约我国资本市场更快更稳发展的一个主要因素是机构投资者占比还不够高,而更多地引入境外成熟机构投资者是一条见效快的途径。要建立健全境外企业在境内市场发行CDR、在境内第二上市等制度,为我国资本市场引入更多优质上市公司。

第二,不断提高证券基金期货行业开放水平。目前,已有8家外资控股证券公司获批,首家外资全资基金公司、首家期货公司成功落地。外资私募基金公司进入我国已形成趋势,在上海聚集尤其集中。我们欢迎更多外资机构前来展业,拧紧中国与世界共同发展的利益纽带。我们将进一步完善内外资证券基金机构公平竞争的制度环境,支持优质机构与客户一起走出去,提升跨境服务专业能力,更好满足企业跨境投融资需求。

第三,进一步深化国际监管合作。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必然要求加强国际监管合作。我们将始终秉持开放的态度和合作的诚意,主动加强与境外监管机构、国际金融组织的广泛合作,共同推进解决中概股公司审计监管等方面的问题,切实维护各国投资者合法权益。严厉打击跨境上市和证券发行中的财务造假行为,维护我国企业国际形象。反对一切人为阻断资本国际循环的行为。

第四,加强开放条件下监管能力建设。在当前国际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增多的背景下,我们在推进资本市场开放中必须特别重视加强监管能力建设。开放的幅度和水平,开放中能否实现市场稳定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监管能力,特别是跨境监管能力的提升。要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监测,建立健全数据通报、投资者保护等方面的跨境监管合作和执法机制,为实现更高水平开放提供坚强保障。

外滩是我国近代金融的发祥地,上海是改革开放后我国金融对外开放的起航地,上海正在迈步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前不久习近平总书记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座谈会上要求抓好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鲜明特点是有一个开放的、门类齐全的、与全球互利互通的、和中国经济规模相当的资本市场。扩大和深化中国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必将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供新的动力。

(本文系作者10月24日在上海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