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经济发展研讨会 ->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唐山研讨会
中国经济50人论坛唐山研讨会纪要(六)——王一鸣:以数字化转型推进唐山新旧动能转换
时间:2020-11-07    阅读:208次   

尊敬的胡主席、各位领导,非常感谢唐山市的邀请,让我们有机会跟大家交流。我就数字化转型推动新旧动能转换谈一些认识。

十年前,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唐山时提出了“三个努力建成”目标。我个人体会,建设环渤海地区新型工业化基地具有基础性作用。只有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机遇,加快环渤海地区新型工业化基地建设,才能更好地把唐山建成东北亚地区经济合作窗口城市,也才能为首都经济圈建设提供支撑,成为重要支点。

刚才黄益平教授提到我国南方和北方的经济差异。事实上南北差异,某种程度上也是数字化转型的差异。举个例子,成都是一个深居内陆的城市,也是一个老工业基地,但近年来大力发展新经济,推动数字化转型,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增势十分强劲。这表明,老工业基地只要找到合理的转型路径,同样可以焕发出蓬勃生机。

今天,借此机会,我想谈三点认识:

一、数字经济正在成为经济发展新的引擎

以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网络技术主导的新科技革命正在加速产业变革,网络互联的移动化、泛在化和信息处理的高速化、智能化,促使人类的生产生活全面数据化。新科技革命的核心是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新一代信息技术使得人、网、物形成一个互联体系,带来众多产业领域的深刻变革和创新。

数字技术正在向各个领域渗透。我国消费互联网在全球处在相对领先地位,但是产业互联网发展仍较落后。下一轮高潮很可能是产业互联网的发展,这将推动制造业向数字化智能化方向转型。信息网络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先进传感技术、数字化设计制造、机器人与智能控制系统等日趋广泛应用,制造业产品生产、流程管理、研发设计、企业管理乃至用户关系都会出现智能化趋势,这将重新定义制造业部门,并成为重塑制造业竞争力的关键因素。

产业形态发生深刻变化。生产组织和社会分工向网络化、扁平化、平台化转型,大规模定制生产和个性化定制生产日益成为主流制造范式,工业互联网可以将不同企业的生产工序整合为一体,企业的边界日益模糊,基于平台的数字经济、智能经济、创意经济、流量经济、共享经济将获得更大发展空间。

传统要素和新生产要素相对地位显著变化。生产过程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使劳动力、土地等传统生产要素的地位相对下降,人力资本、技术和数据正在成为区域竞争力最重要的因素。特别是随着信息技术的突破性发展和信息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数据正在成为产业发展的核心生产要素。数据规模、数据基础设施、数据采集、储存、加工、应用能力,将成为产业竞争的制高点。

数字化转型成为影响区域变局的重要力量。数字经济将重塑各地区竞争力消长,区域发展格局面临重新洗牌。唐山在这一轮数字化转型浪潮中能否抓住机遇,加快培育数字经济,推进新旧动能转换,对今后十年、二十年的发展至关重要。

二、唐山正处在一个新旧动能转换的关键期

过去十年,唐山不仅实现了经济总量的“三级跳”,而且推动转型发展取得积极进展,传统产业减量提质,新兴产业加快成长,百年重化工业城市焕发出蓬勃生机。

但也要看到,唐山新旧动能转换的任务仍然艰巨。传统产业特别是重化工业规模偏大,新兴产业规模偏小,竞争力不足,产业层次总体偏低,处于价值链中低端,科技创新能力依然薄弱,吸纳高端人才的平台缺乏,中高端人才仍然缺乏。

面向未来,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加快发展和我国数字经济迅速兴起的背景下,抓住国家推动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战略机遇,加快唐山经济数字化转型,提升产业链数字化和现代化水平,对唐山经济转型具有全局性战略意义。

一是有利于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数字化转型把数据转化为核心生产要素,通过引入新变量、嫁接新技术,促进从研发设计、生产加工、经营管理到销售服务全流程数字化,加快数字化智能化技术扩散,带动生产效率提升和边际投入效率改善,将为新旧动能转换开辟新路径。

二是有利于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数字化转型把产业链上的不同企业联成网络,突破企业协作的时空约束,促进一二三次产业融合发展,带动产业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全面提升,将形成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培育更多新的增长点。

三是有利于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将激活和重塑创新生态,以数据流吸引人才流、资金流,吸纳和集聚高端生产要素,释放唐山经济的追赶潜能,实现“变道超车”,为经济高质量发展开辟新路径,注入新动能。

三、以数字化转型重塑唐山产业生态

应该看到,唐山信息化总体水平不高,企业管理信息化水平也不高,高端信息技术人才不足,数字经济新动能尚未形成。迫切要求抓住国家新基建带来的重大机遇,加强战略谋划和统筹协调,筑牢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石。

第一,制定数字化转型的战略规划。把数字化转型作为“十四五”时期振兴唐山的战略支点,面向数字化转型的战略需求,围绕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关键核心技术研发、产业数字化转型等进行战略规划,引导市场主体广泛参与,形成政府与企业推动数字经济发展的合力。

第二,加快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用好国家推进新基建的机遇,加快以5G网络、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等为核心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为产业互联网发展和产业数字化转型奠定基础。在传统基建中,政府是主要投资方,融资渠道比较单一。在新基建中,要鼓励市场主体广泛参与,以更好对接终端需求,提高投资效率和技术先进性。

第三,加快制造业数字化改造。发展工业互联网,首先要求企业生产设备数控化,而且要有物理感应设备投入,要选一些数字化程度比较高的企业进行示范。在数据交换、数据接口、开放模式、数据安全等方面统一标准和规范,打通产业链上下游企业数据通道,并将生产过程与金融、物流、交易市场等渠道打通,促进供需精准对接,推动形成数字化产业生态。

第四,推动工业互联网建设。相对于消费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对数据采集精度、传输速度、存储空间、计算能力和智能化加工应用的要求大幅提高。要依托行业龙头企业建设工业互联网平台,把上下游企业整合到平台上,为上下游企业免费提供基础业务服务,并从增值服务中适当收取费用,以补偿基础业务投入。

第五,培育数字化应用场景。推动形成工业互联网、智慧交通、科技创新创业、现代供应链创新等应用场景,促进新技术推广应用、新业态衍生发展和新模式融合创新。以培育数字化应用场景为重点,推动工艺流程、产业场景、创意设计和生产要素组合再造,打造一批数字经济聚集区。

第六,加强数字化人才培养和引进。依托北京理工大学和北京交通大学唐山研究院,以及华北理工大学等高等院校,加大数字化高端人才培养。依托数字化平台,引进一批高端信息技术人才。通过高等职业院校调整专业设置等,加强数字化专业技术人员和产业工人培养,为数字化转型提供高质量人力资源。

第七,吸引北京数字化产业转移。唐山提出“向海发展”战略,方向是对的,但还得有一个“向西发展”的战略,就是产业分工、配套、产业链、供应链紧紧与北京进行融合。吸引北京金融机构在唐山建立数字化后台服务基地,吸引网络平台公司在唐山建设数据中心,吸引北京数字经济独角兽企业、数字化研发机构在唐山建立产业化基地。为此,要加快京唐城际铁路建设,打造京唐半小时经济圈、生活圈、物流圈,便捷京唐两地的人员往来。

第八,优化数字化创新生态。进入数字化转型阶段,需逐步减少选择性创新政策,更多地运用普惠性政策,构建以竞争中性为原则的政策环境,减少选择性政策的“挤出”效应,避免简单以企业规模、盈利状况、专利数量等设置政策门槛,鼓励各类市场主体广泛参与,形成数字化转型和创新经济发展的良好生态。

我就汇报这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