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拜登政府上台后,中美关系可能会有什么变化
作者:余永定    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发布:2020-11-23    阅读:3495次   

        201838日,特郎普宣布对钢铁和铝制品分别加征25%和10%的关税,打响中美贸易战的前哨战。2018322日:美国贸易代表(USTR)公布《中国贸易实践的301条款调查》,认定中国政府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和创新相关的行动、政策和实践是“不合理或歧视性的,对美国商务形成负担或限制”。

        201876日,美国对中国340亿美元产品加征25%的关税。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战。

        2020115,中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美方发布公告,自2月14日起,已于2019年9月1日起加征15%关税的12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由15%调整为7.5%。

 

        美国声称对中国加征关税的理由是:

      除在贸易领域展开关税战外,中美在投资(让美国企业撤出中国,禁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高科技领域)、技术(对中国高技术企业进行制裁,将中国踢出全球价值链)、汇率(威胁把中国定为汇率操纵者-实行关税惩罚)、金融(对中国企业实行金融制裁)等领域冲突不断。美国不仅在经济领域挑战中国,而且在其他领域,包括军事领域挑战中国。美国的一些政治狂人公开主张在南海对中国采取军事行动。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由于自己的失策,导致新冠肺炎失去控制。特朗普开始致力于甩锅中国,美国一些政客叫嚣要中国赔偿。中美关系每况愈下。事实证明,中美经贸冲突的深层次原因是中美之间的地缘政治冲突。2017年底由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明白无误的写道:“中国和俄罗斯挑战美国的实力、影响和利益,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中俄意图通过削弱经济自由和公平、扩展军队以及控制信息和数据来压制社会和扩大他们影响力。与此同时,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独裁政府企图破坏地区稳定,威胁美国人民和美国的盟友,并残害他们自己的人民。跨国威胁集团,从圣战恐怖主义分子到跨国犯罪组织,正在极力试图伤害美国人”。

美国对中国的无名恐惧可以用格雷厄姆教授的“修昔底德陷阱”解释。我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曾设想规避修昔底德陷阱的三条路径:第一条道路是中国和美国通过经济的深度一体化,建立起命运共同体。但由于来自美国的抵制,这条已经走不通。第二条道路是一方试图削弱对方,不战而胜或战而胜之。这条道路极其危险,无人知道最终后果将会如何。第三条道路是通过关注共同利益和反抗共同的敌人,重建互信。

新冠疫情的大爆发给中美修复关系提供了难得的机会。但是,特朗普政府不但没有接受中国释放的善意,反而甩锅中国,推出一系列对华制裁措施。一些美国政客甚至对中国发出军事威胁。中美关系随时都可能因擦枪走火而失去控制。

拜登当选对中美关系会产生什么影响呢?首先,从个人素质来讲,拜登是华盛顿传统政治精英的一员,有着极其丰富的外交经验,包括同中国打交道的经验。先不论其对华政策如何,他至少不至于像特朗普那样任性、那样难以预测。拜登的当选减少了中美之间发生无法挽回的灾难性冲突的可能性。

其次,拜登政府的外交政策将回归美国的传统路线。从拜登和其竞选团队的声明来看,其要点包括以下几点。

  1. 修复和加强同盟国的关系,重返重要国际组织、国际条约和协议。

  2. 重回“民主、自由、人权”的道德高地。

  3. 强调外交努力的重要性

  4. 拥核的唯一目的(sole purpose)是遏制或报复它国的核攻击。

  5. 确认美国面临的全球挑战是:气候变化、核不扩散、5G和人工智能

  6. 中国虽不是首要敌人,却是首要竞争对手(competitor),对中国将采取强硬态度。在寻求同中国在应对全球挑战上合作的同时,联合盟友和合作伙伴建立在滥权(abusive behavior)和人权问题上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

  7. 拜登国内经济政策同特朗普时期会有比较明显的调整

    拜登政府的国内经济政策与特朗普时期相比,会有比较明显的调整。

  8. 扶植制造业和高科技产业。美国政府要在未来4年投资7000亿美元,用于清洁能源、量子计算、人工智能、5G、高铁、癌症治疗。其中3000亿美元用于研发。

  9. 完善美国国内供应链。美国将对国内供应链存在的漏洞进行清点,并立即填补这些漏洞。在包括能源、网络技术、半导体、关键电子、电信基础设施和关键原材料等众多领域建立更强大、更有弹性的国内供应链

  10. 通过联邦政府购买提高国内指定关键物资的制造能力。与此同时,将力促关键物资的生产转移回美国本

  11. 推出规模庞大的基础设施投资计划。10年计划投资1.3万亿美元于各项基础设施(桥梁、道路、高铁等)。拜登政府第一个任期内(4年),用于解决气候问题的投资将高达2万亿美元。

  12. 部分推倒特朗普的减税政策。拜登政府将执行增税政策,为政府增加联邦支出(主要是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筹资,并缩小收入分配差距。计划10年内增加联邦收入3.3万亿美元。为此,企业所得税率将由特朗普时的21%提高到28%;将收入超过40万美元的富裕阶层增税;将加大税率的累进程度。为减少收入分配差距,将把联邦最低工资由每小时7.5美元提高到15美元。为缓解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危机,将推动继续对中小企业贷款和直接为每个家庭发放临时救助款项,包括每月追加的200美元社保金。

  13. 实行扩张性的财政。美联储的独立性则将得到更多的尊重。根据穆迪的估计,十年内,在拜登政策下,联邦支出将高达7.3万亿,联邦财政财政赤字将高达3.2万亿美元。未来十年中财政赤字对GDP比始终维持在5%左右。

  14. 按照公开信息分析,同财政政策相比,货币政策在拜登政府的政策中不占优先地位。一方面美联储已经推出了极具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另一方面,拜登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对联储的政策立场加以干预。在疫情期间推出的许多紧急贷款便利在年底即将到期,是否继续提供这种便利,联储尚未作出决定。

  15. 拜登政府将执行比较传统的贸易政策,强调公平竞争、反对贸易壁垒、夺回制定贸易规则的领导权;但拜登表示新政府并不急用签订新贸易协定。大部分观察家认为拜登政府不会使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加征关税对美国经济的损害可能会促使拜登政府同中国谈判降低关税。同特朗普一样,拜登把中国视为美国产业的主要威胁。他将继续在政府补贴、倾销、汇率、知识产权保护、强迫技术转让等问题上向中国施压。

  16. 拜登政府是否会继续执行把中国从高科技产业链中踢出的政策呢?现存全球价值链和国际生产网络布局本来是有利于美国企业的。把中国踢出全球产业链对美国只能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拜登强调美国不能过分依赖外部供应,重点是补上美国供应链存在的漏洞。特朗普时期动辄将中国企业列入实体名单、对中国企业实行禁运的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

    根据到目前为止所掌握的情况,我们可以推断:

  17. 对于拜登来说,头等大事是如何控制疫情。其次是恢复经济增长、减少失业、弥合美国社会的严重分裂。中国问题的关注度会暂时有所下降。在未来4年中,中美关系虽难有根本改善,但是发生擦枪走火的概率会显著下降。

  18. 在拜登政府执政初期,中美经贸关系应该不会进一步恶化。但美国会提高对中国内政提出批评的调门,在人权、新疆、香港和台湾等问题上向中国发难。

  19. 拜登政府有可能调整中美贸易谈判的立场。双方有通过谈判(或排除法)互减关税的余地。

  20. 在政府补贴、倾销、汇率、知识产权保护、强迫技术转让等问题上,中美是可以根据WTO的准则达成协议的。

  21. 新冠肺炎是当前人类的共同敌人,只要新冠肺炎还在一个国家肆虐,就没有一个国家是安全的。抗击新冠肺炎为中美合作提供了历史性机会。从中长期来讲,实现根据2015年达成的巴黎气候协定,中国承诺其排放量将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中国政府最近承诺在2060年达到“碳中和”净碳排放拜登政府则把在2050年前实现100%的使用清洁能源 。面对防止气温进一步变暖的这一人类的共同挑战。中美应该能过找到合作的机会。通过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中美是有可能越过修昔底德陷阱的。

    总之,我们不对中美关系的改善报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我们也应不放弃任何可以改善中美关系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