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文章 -> 宏观经济
打造高韧性社会,应对不确定危机
作者:王一鸣    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    发布:2021-03-02    阅读:1995次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变,世界正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各种类型的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可能随时降临,带来更大的不确定性和难以预料的风险挑战。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带来巨大冲击。回望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创伤,“大封锁”模式造成生产停摆、供应链中断、贸易和投资萎缩,金融市场动荡,许多国家陷入困境。目前,全球疫情仍在发展,欧美发达国家出现二次反弹,一些新兴市场国家沦为新的重灾区。尽管疫苗已经开始接种,但疫情何时结束仍难以预料。从发展趋势看,疫情给人类带来的可能不仅仅是“暴风雪”,更可能是漫长的“寒冬”。

全球经济陷入自“二战”以来最严重的衰退。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全球经济深度衰退,收缩幅度超过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为应对疫情冲击,主要经济体推出空前规模的财政货币政策,在避免经济衰退的同时,也造成全球债务水平急剧攀升。国际金融协会数据显示,全球总债务相当于全球生产总值的比值已从2019年底的321%跃升至2020年6月底的362%,这将增大后期引发另一场金融危机的风险。疫情后的“K形复苏”,造成收入差距扩大,社会不平等加剧,有可能强化本已上升的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倾向,并将继续塑造全球政治格局。

新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结构性变化”。以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等为核心的新一轮科技革命迅猛发展,显示出惊人的力量。网络互联的移动化、泛在化,信息处理的高速化、智能化,计算技术的量子化、高能化,促使人类生产生活方式全面数字化。数字技术和人工智能的广泛使用,加快了机器人对中低端和程序化工作岗位的替代,在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也可能引发社会结构的深刻变化。生物技术向精准医疗和再生医学方向发展,基因编辑技术日新月异,在给医疗健康技术发展带来新动力的同时,也可能改写生命伦理,带来难以预料的风险。

气候变化成为影响人类发展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带来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极端天气事件频繁发生等现象,对世界各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重大而广泛的影响。化石燃料燃烧、森林面积减少等因素加剧了地球温室效应,全球变暖正在深刻影响和改变人类的生存环境,正在成为人类社会共同面临的重大挑战。自1992年联合国大会通过《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到《京都议定书》《巴厘行动计划》《哥本哈根协议》,再到2015年达成的《巴黎协定》,体现了国际社会不断凝聚共识、共同应对挑战的决心,但全球气候治理进程仍具有不确定性,人类社会仍面临气候变化的严峻挑战。

国际力量对比变化加剧全球政治格局演变。21世纪以来,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力量群体性崛起,国际经济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国家,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中增长最快的国家。亚太地区的经济地位进一步提高,“东升西降”的态势加速演进,国际经济格局将加速重构。美国视中国为战略竞争对手,对中国的战略遏制日趋强化,单方面挑起经贸摩擦、科技脱钩、金融施压,并在香港、新疆、南海、台湾等问题上频频制造事端。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继续跃升,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遏制与围堵将趋于长期化,并将深刻影响世界政治格局。

总之,世界正进入动荡变革期,进入更加不确定的时代。如何在更加动荡的世界中谋求发展,如何在更加不确定的时代加大确定性?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构建高韧性社会日益成为社会高度关注的话题。

那么,什么是“韧性”?什么又是高韧性社会?韧性本来是物理层面的术语,是指某种材料在塑型变形和断裂过程中吸收能量的能力,是承受应力时对折断的抵抗能力。20世纪六七十年代,韧性在国外逐渐被引入到生态学、心理学等领域,是指一个系统从干扰或破坏事件中得以保持或恢复其功能的能力。 

2015年,联合国机构间常设委员会(IASC)将“韧性”的定义扩展到更加广泛的社会层面,指个体、机构以及社会面对各类风险时的预防、抵御、适应与恢复的体系化能力。近年来,“韧性”这一概念在中国也逐渐被应用到经济、社会等领域,常被用以表示中国经济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并持续抗压增长的能力。在这样一个概念逐渐“受宠”的背后,其实是人们对所处环境与相应应对策略的认知的变化。 

变化在于,在越发不确定的环境之下,人们的生存模式发生了转变,从以往的追求速度和效率转向了强调抵御、恢复以及可持续的韧性。

不确定性的存在将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常态,“黑天鹅”将有可能随时随地飞起。在这种情况下,更加需要具备对不确定性的预测、有效的应对策略以及为未来的挑战准备可持续的长期举措。 

生存的范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人类社会需要一种更新的应对模型。如同面临冰川时期到来时的那些不断进化而获得生存的动物一样,我们也需要去适应这个全新的世界,这就需要我们建立一种能面对极大困难而后起的社会,这就是所谓的高韧性社会。所谓高韧性社会,就是个人、企业、组织、城市、政府以及社会在应对高度的不确定性和危机冲击时,建立一种能够有效助其预防、抵御、适应、恢复以及更好地向下一阶段进化、发展的能力。 高韧性社会涵了应对不确定性的五大阶段,包括危机识别、快速反应、抗压恢复、变化创新和布局未来,相对应的是各个阶段中采取行动时的八个能力,二十一条行动方案则从具体操作的角度给出了明确的步骤。

一是“危机识别”阶段,核心能力是“提前预警”,对应的行动方案是进行系统性扫描,建立预警机制,进行沙盘推演和复盘反思。

二是“快速反应”阶段,核心能力是“敏捷反应”“指挥协作”和“动员沟通”,对应的行动方案分别是建立分级高效响应机制,科学决策、精准出击;形成中央与地方、各区域之间、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协作配合;统一思想,发动基层,稳定民心、透明沟通。

三是“抗压恢复”阶段,核心能力是“分散缓冲”,对应的行动方案是建立后备体系,缓冲意外冲击;构建模块化结构,防止系统性崩溃。

四是“变化创新”阶段,核心能力是“多元包容”和“融合创新”,对应的行动方案是塑造多元化的组织,制定统一目标,把具体决策权下放到一线;积极探索新技术新模式,打破传统组织边界,大胆推动流程变革。

五是“布局未来”阶段,核心能力是“平衡致远”,对应的行动方案是加强前瞻性思维,培育可持续发展意识,平衡多方利益,设计科学的长效机制。

面对危机时的韧性越高,战胜危机的机会就越多。2020年新冠疫情肆虐,世界经济运行低迷,地缘政治动荡不断。“我们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当前,我们站在新时代的高度,从国家、城市、组织与个人等方面,提出打造高韧性社会,实现高质量发展,对实现“十四五”规划目标、“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乃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