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姚洋:九年改十年,减少浪费性学习
作者:罗燕    发布:2021-09-24    来源:民生周刊    阅读:375次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近日,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教育内卷提出“中考分流过早,建议十年义务教育”,引发关于义务教育学制的讨论。

 

事实上,关于延长义务教育年限,将高中阶段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建议曾多次提出,但也遭到不少反对。姚洋此次提出的十年义务教育,在具体制度设计上是小学五年,初中和高中合并成五年,小学到高中一贯制,取消中考分流及择校,从而减轻学生的压力和负担。

 

作为经济学家,姚洋一直密切关注教育,在他看来,教育进行变革相对容易,而且可以成为推动经济社会变革的抓手。

 

民生周刊:九年义务教育在全国推广、普及至今已有35年,在提高国民素质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您为什么要提出变九年义务教育为十年?

 

姚洋:这有几方面原因。第一,九年义务教育已经不够,因为我国现在进入高质量发展时代,劳动密集型产业越来越少,我们不仅需要很多科学家、技术员,还要有合格的产业工人,只实行九年义务教育是不够的。

 

第二,现在我国高等教育已经进入普及化阶段,高考录取率超过50%。这意味着能上普高的孩子,大部分能考上本科或者大专。但现在中考分流选拔,按照“职普大体相当”的要求,近一半的孩子不能上普高。我觉得分流过早,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一生的命运在这时就决定了,至少他不可能再去做科学家,他最多接受职业教育,将来去做高级蓝领。这是不合理的,特别对男孩极其不合理。因为男孩成熟得晚,很多男生都是在高中时才开始好好学习,成绩往上蹿。

 

第三,现在是12年基础教育,其中有两年是浪费的,一年准备中考,一年准备高考。也就是说,根本用不着12年的时间去学习,10年就够了,这样大家没必要进行分流竞争,学习压力就小了。

 

民生周刊:但是,高考的压力还在,在高考指挥棒下,考试的压力能够因为义务教育学制的改变而消减吗?

 

姚洋:高考的压力当然还在,得承认。我也不主张取消高考,但至少我们可以缓解中考压力。从小学到高中,总共10年,没那么多时间,最多拿出3个月来复习考试。

 

复习考试没有生产力,考得再好,也不会提高孩子的能力。在复习中,你提高了,别人也提高了,但高考名额是既定的。水涨船高,去年录取分数是500分,今年就变成505分,后年可能变成510分,把你的努力全冲掉了。

 

现在提倡减负,实行教师轮岗,这是对的。但高中阶段还不能轮岗,因为高中阶段已经开始选拔。但如果变成十年一贯制义务教育,就都可以轮岗了。有些人对轮岗不接受,说那就没有好学校了,但如果是义务教育,就不应该有好学校和差学校之分。

 

民生周刊:为什么义务教育阶段不能有好学校和差学校之分?

 

姚洋:很多人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精英主义的选拔思想,认为中学就应该选拔,我觉得不对。中学教育已经是一个人要接受的最基本教育,那就不应该选拔,所有孩子都应该接受同等质量的教育,这才体现了以人的全面发展为终极目标的理想。

 

我希望最终每个人都能接受大学教育,但现在还不可能,因为财力有限,而且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但在现代社会,没有接受中学教育,进入社会跟人说话都说不清楚,思维逻辑也不够。

 

我曾经到工厂做过调查,填问卷的时候,高中生一来,5分钟就把卷交了,眼睛都闪着光,初中生就木讷一些,10分钟能填完,小学生连题目都看不懂。教育会改变一个人,它不仅教孩子技能知识,还教一个孩子怎么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实用技能可以到高职或者大学里学习,中小学阶段是要帮助一个孩子成为完整的人,而不是去选拔去打击他们。现在多数孩子都受过打击,重点校、普通校,重点班、普通班,一下子就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了。

 

民生周刊:据您研究,九年制义务教育在实施中出现了哪些问题?

 

姚洋: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浪费性地学习。一个孩子那么小,就逼着他刷题,他会恨死了学习,会放弃学习,这样可能一个天才就毁掉了。

 

比如,在小学时做什么鸡兔同笼有意义吗?到了初中用方程解决就可以了。但现在很多小学要教那些东西,说是开发智力。

 

现在高考改革的方向是对的,语文难度增加,数学难度降下来。我觉得英语可以做参考分,英语考试对农村孩子是不公平的。

 

民生周刊:普及高中、延长义务教育年限类似的提议曾多次出现,但教育界反对的声音也很多,您觉得阻力在哪儿,政策难点在哪儿?

 

姚洋:主要还是教育观念问题,是很多人骨子里头的精英主义文化在反对,他们认为好学生就应该去好学校,所以高中阶段要选拔。

 

我们的科举考试实行了近1500年,一直是在选拔,大家都已经适应了这种机制,选贤能的观念深入骨髓。

 

在精英主义思想下,改革起来难度就很大,有些人可能会提出,学不完怎么办?上大学没准备好怎么办?其实这些问题都可以解决,大学可以办预科。

 

民生周刊:从社会发展角度看,现在将九年义务教育改十年的时机已经成熟了吗?

 

姚洋:我觉得时机啥时候都成熟。现在12年中有两年浪费在刷题上,缩短学制时间不成问题。

 

我们这一代就是这么过来的,那时候就读了10年书,然后参加高考,有一段时间还改成9年,后来又改成10年。我们不也成才了?也没觉得缺啥。

 

民生周刊:您能不能算个账,延长之后教育经费会有什么变化?现在的政府财政能支撑这种改变吗?

 

姚洋:从财政角度来说,肯定是省钱的,因为从12年基础教育变成了10年,省了两年时间,需要支出的经费也会相应减少。

 

我们提出共同富裕,首先要呼吁的就是教育均等化,没有教育公平,谈什么共同富裕。共同富裕最根本的是要让所有人具备获得一定程度收入的能力。在小学中学阶段就把孩子分成三六九等,潜台词就是,有些孩子不可能有获得很高收入的能力。

 

我们应该把学校的层级取消,没有什么“各级各类”学校。改成十年义务教育之后,教育经费统一到省一级划拨,每个学校按照生均完全一样地划拨,这样能保证那些农村学校的孩子及在城市里边边角角学校上学的孩子获得同等教育机会。

 

事实上,如果学校层级没有了,教师轮岗就会变得容易,去哪个学校都一样。

 

民生周刊:十年义务教育并不是简单的时间延长,已经包含了高中的普及,现有的教师、学校等资源能跟上吗?怎样分阶段实施?

 

姚洋:现在哪怕是农村地区,都会让孩子上高中,只不过是普高和职高的区别。最关键的问题是职高的质量参差不齐,发达地区的职高跟工厂合作,学生学习、就业都没问题。不发达地区工厂很少,学生在职高基本学不到什么知识。

 

但是,我们把职高改成普高很容易,因为老师都是大学毕业生,他们教普高一点问题没有,教职高反倒教不好,因为教职高需要懂技术,要工厂里派人。所以,把职高的师资纳进来,高中师资不成问题。

 

至于实施,我觉得可以跟教师轮岗等改革一样,先做试点,让愿意搞的省份先试一下。实施中要注意的是,小学到高中一贯制,不要择校。

 

民生周刊:对于学生而言,义务教育九年变十年,到底增负还是减负?

 

姚洋:十年制义务教育只是多了一年,却多了一个学段的知识。有些学生确实不喜欢学习,可能会觉得任务更重。但是,高中对人的影响很大,会让他成为一个更好的人。等他成年了,他会感谢这段经历。

 

另一个方面,义务教育九年变十年之后,中考取消,学生竞争压力会小很多。再加上教师轮岗,学校之间也会减少无意义的竞争。此外,在师范生培养方面,要给他们灌输新的教育理念,不能只教学生知识去应付考试。这样义务教育改成十年,虽然增加了知识的学习,但降低了学习压力,是减负。

 

民生周刊:学制改变将引发教育系统一系列转变,哪些改革需要同步推进?这种教改能消除教育内卷吗?

 

姚洋:是有一些改革要同步推进。比如,现在孩子都是6岁就上小学,心智还不成熟。原来小学6年,可以把第一年变成学前班,让孩子慢慢适应学校的环境。

 

高中毕业之后,如果大学觉得要让学生增加一点准备,可以办一年的预科,预科可以自己办,也可以委托一所中学来办。同时,把职业教育往后推一点,变成高职教育,这样也能提高我们未来技术工人的社会地位。

 

再加上,学校不分层级和类别,中考不分流了,学生负担肯定能减下来。我们那时大概是考前3个月停课复习,没有多少压力,也都成才了。

 

有些搞教育的人认为是社会问题变成了教育问题。但教育也是社会的一部分,教育本身变革相对容易,要改变社会风气,得有几十年上百年时间,而且需要一个抓手。从教育制度进行改革,就是一个很好的抓手。

 

现在到了转变观念的时候,要在中小学阶段全面实现教育资源均等化,这样我们共同富裕才有基础,否则共同富裕就是空中楼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