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频道 -> 媒体报道
余永定:正确处理抑通胀和保就业的关系,全力稳增长
发布:2022-05-22    来源:搜狐智库    阅读:667次   


 王珍 搜狐智库 2022-05-20 10:15 发表于北京




近日、美国微软和亚马逊等公司相继提高员工薪资待遇,以便在美国高通胀率削弱购买力、人力市场竞争激烈时期留住人才。

结合目前我国的就业状况,在通胀和就业之间,是否应该以就业优先,允许一定的通胀水平?为此,搜狐智库对话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教授。

余永定表示,美国微软等美国大企业给员工发放补贴,愿意牺牲一些利润来帮助职工渡过通胀难关,说明这些企业希望表达它们的人文关怀。这种做法是无可指摘的,而且纯粹是企业行为,别人无权置喙。

如何看待通货膨胀和就业的关系?余永定认为,需要把宏观问题和微观问题分清,在讨论通货膨胀和就业关系问题的时候,我们是在讨论宏观经济问题。通胀和就业往往(但并不总是)存在一种替代关系,或此消彼长的关系。经济学中的“菲利普斯”曲线(就业率越高,通胀率就越高;反之则反)反映的就是这种关系。而就业同经济增长则存在一种正向关系,经济增速越高,就业率就越高。经济学中的奥肯定律描述了这种关系。用我们自己习惯的术语来说,就是通货膨胀和就业两者之间是对立统一的关系,要想有比较高的就业率,就需要忍受较高的通货膨胀。决策者必须在就业和通胀之间找到一种大家都比较满意的平衡。在通胀和增长之间,也存在类似的替代关系。

余永定谈到,美联储在2021年年初已经意识到通货膨胀开始走高,但他们当时主要担忧的还是就业问题。用我们的话来说,当初他们认为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就业,而不是通货膨胀,所以没有采取更为紧缩性的货币政策。事后来看,他们当初低估了通胀的严重行和顽固性,没有及时紧缩货币政策,结果2021年下半年通胀明显恶化。

近几个月来,美国通胀居高不下。4月份,美国通胀率达到8.3%,创近40年来新高。余永定指出,美联储过去认为美国之所以出现通货膨胀是供应链中断造成的,既然如此,疫情一旦好转,供应恢复,通货膨胀形势就会好转。“事实证明他们的判断过于乐观,货币扩张过度的后果正在显现,供应链修复并不像他们所想象的那么顺利,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因而,通胀前景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是,美联储担心如果货币政策收缩过紧、过快会导致经济陷入衰退也不无道理。如果升息幅度过大、过于频繁,美国经济确实可能会陷入衰退、甚至滞涨。

余永定指出,通胀的两个必要条件是实体经济供求缺口与货币超发。所以,即使有供不应求缺口,但是紧缩货币,老百姓没有钱买东西,通货膨胀压力也无法变成现实的通货膨胀。反之,即便货币供应增速较快,但消费者不想消费、企业不想投资,通货膨胀也不会发生。当然,上述两种情况也不是绝对的。供求缺口巨大,没有货币,货币也会被创造出来。货币供应十分充沛也可能会刺激消费和投资,没有供求缺口,缺口也会被创造出来。

余永定指出,在2021年第三季度,在供应链的中断没有得到明显改善的情况下,美国的消费和投资都有明显增长;另一方面,长期以来,货币供应一直就极为宽松(数万亿美元的存款准备金一直趴在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笼中老虎”一直在等待出笼)。这样,当两个必要条件都得到满足后,通货膨胀自然一下子就起来了。

余永定认为,最近通货膨胀形势稍有好转,但受俄乌战争影响,石油价格猛涨,粮食价格也猛涨,美国的通货膨胀形势仍有可能进一步恶化。从美国的形势来看,尽管美联储依然担心增长问题,而且2022年第一季度美国GDP增长的年率仅为-1.4%,通货膨胀依然是矛盾的主要方面。

余永定表示,当前中国就业形势存在挑战,同就业相关性最高的经济变量是经济增长。要创造足够的就业岗位就必须有足够高的经济增长速度,没有增长就没有真正的就业增长。“如果工人到了工厂根本没活儿干,虽然他没有失业,但是没收入,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发钱能解决一时之急,但不是长久之计。”在特定的情况下,在特定的地区,可以考虑给困难群体发钱,发放消费券。但在操作层面上,可能有许多具体问题需要解决。”要尽最大努力使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不在疫情中倒下。

余永定指出,关于失业救助问题, 5月12日国务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就失业保险如何救助企业公布了新政策,人社部、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印发了《关于做好失业保险稳岗位提技能防失业工作的通知》,力度最大的是失业保险稳岗返还达两、三千亿元,还有给企业提供留工培训补助,希望能真正简化手续,别折腾企业,不要怕担责任,不要层层加码,这些资金最好能直达企业。 

余永定认为,当前中国面临的最主要问题是经济增长速度下滑过快,我们只有尽快恢复生活、生产秩序,才能真正解决就业问题。除疫情控制之外,一方面,要尽快修复供应链,尽快使经济恢复正常运转。另一方面,要通过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鼓励消费和投资。年初政府确定了稳增长的总方针,并制定了一系列稳增长的政策。如何落实这些方针、政策是我们目前面临的最大挑战。

最后,回到通胀问题,余永定认为,通货膨胀是个问题,但现在不是主要问题,特殊时期物价上涨,只要是在合理区间,还是需要容忍的。恢复正常的生活、生产秩序是我们的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