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应邀专家
俄乌战争给我们的启发
作者:潘仲光    发布:2022-09-16    阅读:6714次   

 

香港报纸六月三号刊登了解放军学习俄乌战争文章相信在年初开战时没有人相信俄罗斯八个月之后仍然无法取得胜利。追根究底这次的战争是未来的6G卫星和分布式加密通讯系统的小脑矩阵对抗传统中央大脑的一次较量。

 

中央大脑的问题:

 

苏联的中央指挥系统ACCS是1918年列宁创立并一直使用到今天的一种中央指挥系统。1991年苏联解体时它们拥有世界上40%的坦克、30%的战机、25%的军舰。核心是Stavka也就是中央军委会。但由于中央系统的层层官僚本性,将领必需亲自上阵带领部队。这也造成俄乌战争第一个月就有五位俄罗斯将领牺牲,截止上周俄军死亡5万人,包括2位中将,10位少将,约1400名中尉到上校军官(乌克兰则是9千死亡7千被俘1万多平民遇难)。大脑如果没有完整实时的第一线信息就无法做实时的决策。这也是计划经济失败的原因。

 

第二大问题就是老旧的通讯系统以及新系统无法互相通讯导致中央大脑无法及时掌控第一线情况。虽然在2015年俄罗斯宣布了这个系统的现代化改造成功,号称可以获得实时第一线资料,做到有弹性且反应迅速的指挥,但是人愿不能改变架构本身的缺陷。目前CHVK Vagner 普京私军和叙利亚佣兵无法在短暂的征兵期完成训练。已经产生大量逃兵。本周乌克兰收回了4000多平方公里国土。大家应该都看到许多视频展现俄罗斯战机坦克和卡车是如何被游击队的手持导弹轰炸的无处可逃。明显俄罗斯的指挥是断层的。

 

相反的,乌克兰的游击队一组只有两个人,一个拿着手机或平板与卫星通讯,一个拿着手持导弹,按照屏幕上的敌军数据调整导弹函数,两人就可以决定如何打击敌军,打下飞机坦克或卡车就能像游戏一样及时获得区块链上的真实货币奖励。俄罗斯的军队却要等待上级命令,不敢自作主张,担心犯错被罚,自作主张赢了也没有奖励,只有不做就不会错的心态。同时上层看不到第一线的问题,只有早已过时的结果,没有实时的作战所需信息。用历史数据决策就是“瞎等”和“盼望”有好结果。失败了赶紧寻找理由写报告反省,赢了也不能骄傲自夸,更不用谈实时的奖金了。

 

6G卫星通讯系统:

 

战争一开始时乌克兰的移动通讯系统完全被俄罗斯摧毁。二月底乌克兰军方在Twitter推特上公开向马斯克求救。10小时后,马斯克在推特上回复“乌卡兰地区的星链通讯开启,你们可以使用了”。三月底马斯克赠送了10万套小耳朵给乌克兰。目前星链已经可以不用小耳朵,改用简单的相控阵天线。装载在各种车顶上,全民移动通讯系统建立。顿时俄罗斯发布的假新闻快速被地方老百姓拍照或视频揭穿。许多码农通过公开的互联网卫星图片根据时间变化开始发布各种揭穿假新闻的证据。也有些码农通过时间卫星信息证明了俄罗斯的战争犯罪行为。这些证据都在区块链上永久记载。人民变成了比军方情报组织还要多几万倍分析数据的情报系统。

 

马斯克星链让总统军人和老百姓都可以使用星链网络传输直播视频与世界通讯。欧洲ViaSat的中央卫星系统被俄罗斯攻击,丧失通讯能力。到目前为止俄罗斯仍然无法攻击星链,原因就是星链使用的是分布式通讯技术。

 

今年一月底根据美国Maxar公司的卫星摄影和人工智能,政府预测二月底俄罗斯将攻击乌克兰。阿根廷公司提供26部卫星为乌克兰提供影像信息。除了马斯克的星链,亚马逊柯伊伯和维珍轨道是目前最先进的世界前三大民营卫星系统。以前一颗卫星上千公斤,现在只有几十公斤。一只火箭同时发射40颗低轨卫星不在话下。美国一家新公司Spin Launch在年初成功示范如何通过链球一样的原理把小火箭或卫星“甩”到太空轨道上,这将再度降低卫星发射成本到我国的四百分之一。SAR卫星通过微波技术可以在下雨乌云或晚上摄影。美国Hawkeye发明了无线信号摄影卫星,可以监控无线通讯的地点和传输量。

 

新的网络通讯时代开始了

 

如何让一个群体在没有前置系统的情况下建立加密通讯。数字通讯信号可以加密。区块链使用的SHA-256是一种无法被盗听的加密技术。但再如何加密,同一地点通讯容易被三角定位抓到,由于星链开放给了所有人民使用,可能每100万人只有1人是军方的通话,俄罗斯没有办法知道哪些是民哪些是军。相反的俄罗斯使用的是传统的中央控管身份的加密通讯系统。在网上的码农很快就会集群的殴打俄罗斯的通讯系统,快速解密。

2000 年到 2020 年是 3G 4G 移动网络和其消费应用蓬勃发展的时代。2020 年到2040 年将是 5G 6G 虚拟世界和物联网应用发展的时代。在移动世界里 4G 的通讯速度已经让大家实现了在地铁上看视频和不再需要带钱包的生活习惯。然而未来的 20 年里,虚拟世界(许多人称之为元宇宙)和各种物联网将产生上万倍的 GDP 经济总量。工业物联网、远程手术、无人驾驶、区块链、XR 设备等等将带给我们沉浸式全息的旅游、社交、娱乐、工作、教育、医疗等等应用。然而这些应用都将要求几百倍的数据传输和反应速度。超过 0.1 秒的计算和反应速度就会造成汽车、手术、工业等应用的灾难。

无线通讯技术里有个矛盾的规律: 速度越快则基站与基站之间的距离就必须越短。4G 基站距离大概是 2 公里,但是 5G 基站的距离必须缩小到 200 米。同时 5G 基站的成本要比 4G 的贵。虽然 5G 速度是 4G 20 倍,但因为每个基站投资太高,通讯公司需要 20 年才能覆盖全国 5G。欧美政府认为传统基站的方案不现实,主张直接开发 6G,利用低轨卫星与消费者直接连通。明年马斯克既宣布全球免费6G通讯的使用。

 

6G必需改用分布式通讯技术

 

由于没有5G通讯速度,特斯拉和其他物联网以及元宇宙应用一样,都只能依赖自身传感器来判断和发现问题。我国的无人驾驶逻辑与美国不一样。目前最好的无人驾驶系统应该是百度,其次是华为。我国领导更希望能够通过道路传感器来实时的与汽车发送路况信息(交通物联网)。

目前百度的解决方案是自己建立许多路边的通讯中继塔来实现道路传感器与汽车的通讯。但是目前的方案还是一种中央大脑控制系统,随着车数的增长,这个投资将变成天文数字。我们应该学习乌克兰的经验,通过分布式的通讯连接所有的道路传感器和道路上的汽车,实现真正的自主决策而不要依赖中央大脑的命令。小脑矩阵才是最灵活最快速的系统。

传统的蜂窝移动通讯技术已不可持续,管理人的通讯还算可以,但是未来的物联网和元宇宙的链接点将是人数的几百万倍,速度也要求百倍。中央大脑的控制系统不利于未来的几百万倍的应用。学习乌克兰的经验,只有分布式的通讯和终端的自主决策才能让整个社会更有智慧和更有弹性。就像一群蚂蚁去中心化后反而可以更快的找到糖食是一个道理。


潘仲光 50人论坛企业家理事

 2022年9月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