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观点 -> 论坛成员
入世后如何提高竞争力(2002.03.26)
作者:樊纲    发布:2004-04-16    阅读:3224次   

入世后如何提高竞争力

樊纲

  
  (50人论坛·北京)著名经济学家樊纲在南京的一次演讲中,对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提出了他的一些新观点。
  
  利率要更有弹性
  樊纲指出,中国从1998年开始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几年下来,取得了积极的成果,
  但是宏观经济尚未完全走出通货紧缩,政府可供选择的政策中,降息已经一用再用,扩张性的积极财政政策还会继续实行,因为中国的债务负担率还处在警戒线以内。目前,虽然利率处于谷底,但居民储蓄还以反常的速度在增长,国民财富还没有超分配。“9·11”事件的滞后效应已经开始显现,未来经济的变数会增多,中国不可能成为一个不受影响的避风港。在美元走向零利率的时候,人民币的降息空间犹存,特别是我们的贷款利率,目前远远高出国际同行业的平均水平,贷款利率降不下来,我们的银行在国际竞争中就更没有竞争力。最近在上海和苏南做调查时就已发现,许多银行反映外汇贷款贷不出去,有一些合资企业还中资银行的贷款,到外资银行去贷款,为什么?同样的贷款,人家利率只要比你低一个点,1000万美元一年就少付10万美元,一个亿就要少付100万美元,你不向国际水平靠拢怎么办?他指出,入世后,中国对银行业要采取更宽松的利率政策,利率作为资金的价格,要体现需求的弹性,大一统的僵化的利率政策必然要调整。
  
  减税是一个方向
  樊纲同时指出,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不光是一年增发几千亿的国债,政府不能包揽所有的重大投资项目。在有些地方,基础设施已经过度超前出现严重的闲置,路修好了没车跑,机场建好了没飞机起降,国际码头搞好了没有大轮船停。搞经济建设要考虑有效需求,没有需求的投资必然没有效益,要防止重点投资成为重点浪费。为激发潜在消费和需求,在税制政策上要轻税薄赋,现在不少人在买车时被高昂的费用吓跑,买房时被高契税吓退,有的税种上面降了,地方又补征新费种,并且“还原”得“一步到位”。在经济处于爬坡阶段,我们税收刺激消费的杠杆作用还不够积极,而减税、公平税赋是入世后的一个重要内容,中国的税收政策方面,减税是一个方向,包括增值税、所得税都有余地。严格地说,这几年的税收在刺激出口上发挥过作用,但在促进内需上发挥的作用还不够,现在面临的不光是一个税率调整的问题,而是一个税制调整的问题。
  
  “比较优势”也是竞争力
  加入世贸组织,开放进一步深入,保护进一步削弱。关于竞争力,樊纲认为不光是人才、技术、资本,还有一个方法的问题。竞争力应是指能够用较低的成本生产出更多更好的东西。企业要认真思考什么是我们现实的竞争力,要研究和发挥自己的相对比较优势,即生产要素的比较优势、本土市场的优势、销售网络的优势。现在有个问题,对这个市场的人文历史、消费者偏好,我们的企业研究得不如老外,人家对市场的了解比我们透彻,本来是我们的优势却变成我们的劣势,这个问题连老外都觉得奇怪。中国的市场很大,中国人的钱好赚,但许多老外对我说,中国人盲目地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烧钱”的本事也最大。有的企业买了世界最贵最好的技术、用高薪借人,有时并不是增加而是丧失了竞争力。
樊纲说,发达国家把制造业作为夕阳产业,但不同发展阶段上,竞争力是不一样的,目前中国是亚洲最大的制造中心,这是我们的竞争力所在,如果能把全世界劳动密集型产业都抢到中国来,那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和庞大的就业压力就有很好的解决方式。我们在成为“世界工厂”的过程中,可以把全世界的研发中心都吸引到中国来。信息化是现代化的一部分,作为一个大国,我们的经济发展可以是二元格局的,既可以有很多传统的东西,也可以有很多现代的东西,高新产业和传统产业可以做到两条腿走路,可以将最新技术融入传统产业,提升和改造传统产业。